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汽车

宠臣

时间:2019-06-26 02:34:51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_^事毕后,许璟身上的衣衫还是合整的,憋了一腔的**,只把青瞳撩了一回。有)?意)?思)?书)?院)青瞳软腻着身子,靠在他怀里喘息平复,见着他手指上的湿意,又微微红了脸。平复一阵,自起来把衣衫裹上,那裹胸布再不管了,这会儿也不会被人瞧见的。许璟随她下车,两人于原景原貌的山间闲来走走。累了歇在溪边,并肩靠着,青瞳歪着歪着就把脑袋搭许璟肩上了。青瞳到底不知道这銮卫司是多么可靠又强大的一个存在,总之能保皇帝安全是一定的。时常出来,行踪无人能知,这也叫这次没有全然隐瞒的出行,让青瞳安心不少的原因。在山间三晚两天,住的是山洞岩穴,吃的是带出来的糕点干粮,实在称不上好。却即便如此,心情又是美丽的。离开了朝政,离开了上京喧嚣,只剩两人相拥相偎互诉衷肠,实在是难能可贵。住的山洞是经过许璟布置后,帐幔石床,处处显着原始又风情的味道。青瞳和他在一起两日纠缠,地点随换,又把之前逛夜市买的衣衫拿出来轮换,折腾得整座山在这秋日里都生出了春意。青瞳女装是美的,至少让许璟看来让他难以自持。他喜欢那绢纱揉在她身上的感觉,喜欢裙摆下漏出的莹白赤足。发丝不缠,只挽一髻,旁插滴水斜簪,清丽若仙。直到一晚,许璟还是没够不歇,拉了一把衣衫便见玉颈香肩、酥/胸半露,于是按进怀里仍是折腾到半夜,方才搂着青瞳睡了。睡也无多时辰,外头响起马嘶声,两人便都从疲惫中清醒过来,知道该回去了。仍是罗忠赶的马车,走着人迹罕至的道路。许璟和青瞳在马车上睡得安稳,直等马车入了宫墙,方才又醒过来。回到御书房一阵整饬,许璟特准青瞳回家休息两日再来任上。青瞳也未强留宫中,毕竟自己这身子确实经不住这样儿的折腾。她抱上自个儿的官服,仍旧是罗忠马车相送,眯着眼儿回到自己家中。到家也不必人来服侍,进屋倒头就睡。一直睡到日暮四合,才醒了神儿从房里出来,叫绿影和紫素打水来洗漱一番。因是几日没回家,青瞳也把数日家中情况问了一番。绿影挑拣些与她说了,只道:“没有什么大事儿,太太一向管事就好,家里安宁得很。何妈妈也好多了,瞧着越发是好了,只是二爷与她算不得亲厚了。二爷现在谁也不粘,只粘着姨娘。”“安宁就好。”青瞳道:“等过了年,得给井哥儿找个先生,再不能这么放任下去的。”“是该找了。”绿影也说:“没得玩散了心,再大便收不住了。”家和即为安,青瞳做什么便也都踏实。而如今说起来的家和,其实也只能称得上是安宁,没有矛盾吵闹。但不管是她和宫秋之间,还是她和封羽之间,还有宫秋和封羽之间,都是离皮离肉的关系。私下里,谁也不真的待见谁,不过是依着面儿上的尊卑地位,圆着场子。之前宫秋还有过担心,怕青瞳和封羽死灰复燃,再生出个靠山来,挤了她正房太太的地位。但自从知道青瞳如今是个断袖,与当今皇上保持着不洁关系后,她再也不担心这个了。又因着被许璟和刑远下了套一般,心里大有些不舒服,遂对青瞳较以前更是生分。青瞳琢磨着,这家里甭管是谁跟谁之间,关系总是要缓和的。若一直这么僵着,人心不在一处,那这家就是一滩死水,没什么盼头。放假在家这两天,青瞳便有意无意找些借口往宫秋院里去,与她商量事情。没事又随着青冽一起去找封羽,死皮赖脸地闲说些废话。封羽与宫秋不同,心肠软上很多。几番下来,倒也搭理了青瞳两句。她又见青瞳不是瞧不起自己的,心里的结也解了些许,性子便也开朗了些。但她也不再妄想,和青瞳成为什么琴瑟夫妻。青瞳一边顾着家里,一边仍要管着任上的事情。他随皇上私下出游的事,现已是满朝文武都知道。但她和许璟之间的关系,但凭别人的猜测罢了。他们不说,别人嘴里说的真真假假,都不必往心上放。继而这官途,便十分符合青瞳心意地越走越顺了。一直到年下,许璟没有再给青瞳升官。但是这翰林院,却真格儿地成了一个皇上御用机构。甭管是朝中出了什么大小事,还是皇上需吟诗作对装个叉,找的都是翰林院陪侍。这翰林官员中,自然是青瞳得宠,不时还能瞧出些骄横的样子。仕途上顺遂,青瞳便多把心思往家里放了放。心思多放也有成效,至少封羽对她之间解了不少芥蒂。年上玩乐,也见着脸上多了几道笑影儿。那年宴上,还与青瞳喝了一杯酒。封羽本就是天真烂漫的女孩子,要不是遭遇了那样儿的事,又疯了一阵,也不会沦落至此。性子中部分的张扬被那可耻的事压了,总觉得没脸见人,所以才闷声沉郁的。这会儿那沉郁破开了一道口子,往日的性子就或隐或现慢慢出来了。年上朝中歇了政事,官员皆是无事一身轻地过个年节。家中喜闹,青瞳也乐得享受这合家欢的氛围。宫秋那冷沉的表情不变,越发地不见笑影儿,是一抹遗憾。出了正月,慢慢开春,到了二月时节,各家开始张罗出门踏春的事情。青瞳自然也不放过这机会,张罗一番,想要阖家出去热闹热闹。但与宫秋说了,宫秋二话不说便拒了这事。她不愿出去,亦或不愿跟青瞳一家出去,那都是她心里没说出来的事。无法,青瞳只好又找到封羽,说:“太太无心出去,只咱们出去溜达一遭,你可能安排这事儿?”封羽有些支吾,只道:“许多时候未插手琐事,与家中上下亦是不熟,怕……”“这有什么好怕?”青瞳当然知道封羽担忧的什么,把她话堵了回去,仍把这事交给她。这事儿确实也难不倒封羽,家中正主宫秋也没有为难她的意思。马车、吃食一应物件,不过是找着管家和吴婆子就办下了。等到了月末,挑了个晴好的日子,青瞳便带上封羽和青冽往南郊去。这样“一家三口”的美好画面,那可是青冽想了很久的事。这会儿坐在马车里,左转头看看自己的亲爹,右转头看看自己喜欢的封羽姐姐,那心里甜出了渣儿。他打小就没娘,打小就一直幻想着有一日有爹有娘合家欢是什么样儿的,这会儿终是实现了。青瞳看他偷笑得欢,抬手弹他额头一下,说:“傻样儿!”青冽捂住脑门被弹的地方,回了句:“就傻!”封羽瞧着这场景,心里那忍不住冒出甜味来,却不过只是一阵,就又泛了一肚子的酸。到了南郊,车夫在玉津园前停下车来。青瞳和封羽下车,封羽又回身去抱青冽。后面的马车坐着家中几个贴身伺候的奴仆,何妈妈的闺女何碧晴也跟着,一起往园里去。园里正是葱翠密布,又三三两两开着各色花朵的好时节。青冽挣出了封羽的手去,撒欢一阵。青瞳让他房里丫鬟跟着,自己和封羽并不往上去。两人漫步而走,说些闲话。照以前,哪里能想到和封羽这样的姑娘闲步聊天。封羽是娇腻的,没那深邃的想法跟你谈世事。这会儿的深沉,却多多少少参杂些酸楚在里面。青瞳看着她眸底的那丝怎么也去不掉的凄哀,也是无从安慰起,便也不提那话儿。不时到了晌午间,吴婆子先上来问:“老爷、姨娘,可要摆桌子吃饭?”青瞳也是饿了,招了青冽回来又问:“你玩够了没?要不要吃东西?”“吃吃吃。”青冽不住点头:“吃过再玩,爹爹姨娘一起来玩。”如此便坐下摆席,吃了些点心茶水,只能做填饱肚子。青冽是个不老实的,吃着东西还要到处跑跑,一会儿去到封羽旁边,腻着她就问:“姨娘难得出来一回,怎的不玩?我还记得你以前带我出来那次,玩得可开心。”封羽笑得不自然:“这走走看看的,也就够了。看着你玩,权当是我玩了。”“不懂。”青冽起身,又蹭到青瞳旁边。再吃两个糕点,再吃不下了,又说:“爹我去玩了,这园子大,我还没看完呢。”青瞳仍旧主妇丫鬟婆子的看好,别出什么岔子。这边仍是他一人陪着封羽,吃饱了叫绿影收拾东西,她们两人又往园子里去。这园子青瞳以前读书那会儿常来,这会儿瞧着,与从前那又是大不一样了。翻新了不少景致,越发是比以前精致了。她只看封羽走神,便问了句:“想什么呢?”封羽眯眼看着远方湖景,开口道:“想报仇。”

阜阳哪家医院专治癫痫病好
宁波癫痫病好的医院
徐州的专科医院治疗白癜风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宝宝低烧怎么办 儿童反复发烧的原因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苏ICP备17012668号-1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