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军事

唐诗宋词江山文学网

时间:2019-07-14 00:27:43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白雪纷飞,路面积了厚厚一层白,清晨五点钟,天黑的很。一排长长的脚印踏进白色屏幕,由一幢“吱呀”的房子为起点,止于市中心重点中学。  教学楼孤零的耸立,周围被雪映起亮光,照出一个修长的身影。黑色身影哆嗦着挤进教室,随着“咔”的一声,原本黑暗的教室突然亮的刺眼。  “唐硕!你来晚了!他们都说你很早就来学校,没想到比我还晚。”宋芊芊放下按在开关的手,倦意袭于脸庞。  唐硕摘下帽子口罩,一张因寒冷而苍白的脸显露在灯光下,嘴唇也冻的没有血色。  “哎呀!这么冷的天你竟然没穿羽绒服!酷毙了你!”  唐硕边呵气边搓起手,想寻得一丝温暖,一双几乎看不到白眼球的眼盯住双眼放光的宋芊芊,“什么酷毙了?是冷毙了!”  宋芊芊摇头,又张嘴道:“我说的是酷寒的酷!”  唐硕皱皱眉,伸手拍散身上残留的雪花,“哦,我还以为真是夸我呢。”  “那,给你的。”宋芊芊扔过一件黑色羽绒服,唐硕盯住桌子上一团黑发呆,好一会儿才有些反应,伸手扯了扯衣服,又抬头看宋芊芊。  “我没别的意思,这衣服算谢礼。”  “什么谢礼?”  “当然是谢你昨天给我送提琴,我知道是你骑车赶去考场的。”  唐硕点点头,“哦,其实也没什么。”说完又开始傻笑,皱起的眉终于疏散开。  至于昨天,如果不是自己偷懒没练球,回到教室看到空无一人的屋子仅剩竖立于宋芊芊桌上的一把提琴,他才不会去送呢。而宋芊芊说的“骑车”也是天外奇谈,唐硕哪来的什么车?能安稳的坐自己的11路已经很不错了。  “走吧,今天我陪你扫雪。”宋芊芊说着已扛起大扫帚走到门前,唐硕的脸却黑了。  “怎么?你不乐意吗?”  唐硕又皱眉,原来她早就知道自己这么早来是为了扫雪,那自己勤工俭学的事她也知道了吧,自己极力掩饰的事实大家也应该都知道了。那,穷到大冬天穿不上件羽绒服的事大家也一定都知道。  “我自己去,不用你陪。”  “喂!你什么意思呀!”  唐硕撇开宋芊芊拽着衣服的手,寒冷的目光对上她的眼睛,“你什么意思!”  宋芊芊攥紧双手用力将扫帚摔过去,一缕枯掉的枝干划过身前人的脸,流下一丝血。唐硕双眉皱的更紧,心里流过一酸苦楚,“这应该也是你的谢礼吧!”  宋芊芊盯住那丝血愣住,抿了唇从兜里掏出纸巾递到唐硕眼前,“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唐硕没理宋芊芊举着纸巾的手,自己从包里抽出一张本子纸按在脸上,“算了,我这种人不配用你的东西,衣服你也拿走,别糟践了你的人格!”  那张红嫩的脸在听到这句话后变的死白,嘴唇也咬出血,“唐硕,你和其他男生一样可怜到没人想可怜你们!”  唐硕扛起扫帚甩着身子走出教室,大雪纷飞,北风呼啸,那抹单薄的身影抖了抖,“对,你也用不着可怜我。”  扫帚扫着雪发出“唰唰”地声响,拿扫帚的双手因经不起寒冷长出冻疮,有些已经裂了缝,流出脓水。宋芊芊借光亮盯着扫雪人的背影,昨天送提琴的他就是用这面脊背背着琴去的,这背影潇洒在篮球场,却落寞在雪地里。  课堂,唐硕的桌位有一次空了,那张连一本书都没有的课桌,顶多放个篮球。而球场是少不了他的,就像宋芊芊少不了提琴一样。  他不喜欢与同学交谈,只因为自己终年的春夏秋冬只有四件衣服和每天同样的咸菜馒头的午餐。  球场关门却还没有下课的时候,唐硕就回到教室听语文老师讲“之乎者也”睡觉去了。而走廊另一边的宋芊芊则趴在桌子上写“G大调”。  “唐硕!宋芊芊!你们两个给我站起来!”  后面的同学推醒唐硕,他一脸的疲倦,而宋芊芊则无聊的翻白眼。  “亏你们两个姓唐宋!唐宋八大家有你们这样儿的吗?你们去问问欧阳修,去问问苏轼,去问问韩愈……”  然后,唐硕和宋芊芊就又开始“ZZZ”和“G大调”了。  他们俩其实很像,就像同学蔡风飞说的,文艺复兴。  宋芊芊提琴过级后,教室里也没了她的身影。语文老师盯着两个空空的桌位又开始:韩愈…柳宗元…宋芊芊和唐硕…  音乐教室琴声戛然而止,宋芊芊装好提琴走到篮球场。篮球比赛的日子愈来愈近,球场似乎也快被球声震翻了。唐硕咽下一口自来水,又洗了脸,当又吸进一口水时看见了看台上的宋芊芊,那一口水一下喷出来,这次皱眉的换成了宋芊芊。  篮球赛那天音乐学院招生报道,蔡风飞问宋芊芊:“你是要去报到吗?你不去看球赛?”  宋芊芊摸着琴弦,“不了。”  “真可惜,四年才举办一次的球赛你都看不着了,场上还有唐硕呢。”  “我要走了。”宋芊芊抱起琴,“唐硕……他算了,替我为他加油。”  蔡风飞撅起嘴,“你要是去球场为他奏曲该有多好,唐硕一定乐疯了。”  宋芊芊缓缓移了步,那个可怜到没人想可怜的人,跟她有什么关系?  “宋芊芊,语文老师找你呢!”  宋芊芊回头看向语文课代表,“现在吗?”  “嗯。”  宋芊芊有些生气,但又只能放下琴,估计又得听一个多小时的“韩愈…柳宗元…”  篮球场哨声吹响时,唐硕不在场上,这几天自来水喝多了的缘故,引起肠胃炎,只能做替补了。蔡风飞跑到唐硕身后,拍拍他的肩膀,唐硕捂着肚子回过头,“宋芊芊说让我替她为你加油!”  “宋芊芊?”  “对呀。她要去音乐学院那报道,估计现在已经走了。”  唐硕“哦”了一声,肚子又是一阵痛。  宋芊芊的提琴躺在安静的教室里,教室又一次没了人,宋芊芊拉琴会是什么样子呢?她又会拉出怎样的旋律呢?唐硕趴在宋芊芊写满了“G大调”的课桌上。连琴都不带,她神拉吧!  背琴的唐硕走出校门,什么可怜到没人想可怜,还不是要我可怜你!  “宋芊芊呀宋芊芊,你不会成为今天‘G大调’的悲伤吧?”  那天的唐硕奔跑在一个又一个十字路口,奔跑的路线也不知道谱出了怎样的乐章,而宋芊芊装满满脑子的“唐诗宋词”后也奔跑在一个又一个十字路口,奔跑的曲线重叠于唐硕的脚印。  而那天,宋芊芊确实听到了“G大调的悲伤”,在看见唐硕躺在人行道上吐血的时候。他背上的提琴“吱呀呀”地唱着歌,拉扯出一段段——唐诗,宋词。  唐硕醒来的时候才知道,宋芊芊并没有报什么音乐学院,那个富丫头被她爸妈带出了国。宋芊芊不知道该对唐硕说什么,只留下一封信。  唐硕,怎么说呢?还是谢谢你吧。其实你用不着别人可怜,我觉得你总是在可怜别人。记得老师经常对咱俩说的“唐宋八大家”吗?咱俩的上辈子有可能就是一伙文人,赤手空拳挥毫泼墨的那种。咱俩算朋友吗?算吧,朋友留给你的东西你可要收好。其实你打球挺好看的,真的。  唐硕转头看看床旁桌,上面有一件黑黑的羽绒服,还有一个篮球。还有,一个小小的刻着“G大调”的水晶提琴。他的耳边似乎又响起宋芊芊的喊叫:唐硕!这么冷的天你竟然没穿羽绒服,酷毙了你! 共 2659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医院怎么治疗附睾炎呢
昆明治癫痫病专科医院哪家好
云南好的癫痫病医院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外汇 微信小程序 开发工具 行业资讯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Inc.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RSS订阅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