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军事

纸牌屋电视剧遇上大数据

2018-09-15 10:00:04

如今最火的美剧当属《纸牌屋》。它在美国和其他40个国家及地区已经成为网络点播率最高的剧集。国内得到独家版权的搜狐视频上线该剧20天后,播放量超343万次,被网友们称为美国白宫版的《甄嬛传》。

这部改编自同名英国政治惊悚小说的电视剧,讲述的是一个老谋深算的美国国会议员与其野心勃勃的妻子在华盛顿政治圈“运作权力”的故事。但是,这部标准的政治剧最特别的地方在于,不是传统意义上由制片人制作好再出售,而是由视频网站Netflix投资并制作;不在电视台播放,而只在网络上播放。正因为如此,美国《福布斯》杂志称此举“可能会动摇美国传统电视产业,传统电视产业的变革即将从《纸牌屋》开始”。

有趣的是,这部电视剧的导演和男主角都是被“算”出来的。Netflix在美国有接近2700万的订阅用户,这些人每天在Netflix上产生3000多万个网络点击行为,例如暂停、回放或者快进,并且用户每天还会给出400万个评分,以及300万次搜索请求……根据数据,点击率非常高的鬼才导演大卫·芬奇和男演员凯文·史派西,成为了主创的选择。

大数据就这样注入了电视剧行业。《纸牌屋》被誉为电视剧行业通过互联网挖掘用户行为数据分析结果的第一次战略运用,这似乎给电视剧、视频网站从业者带来了一种新思路。

此前,视频网站被视为互联网行业内最烧钱的行业,节节攀升的购买费用和版权之争使得视频网站的未来越来越难走,电视剧行业数据的滞后性使得编剧总摸不清时下观众的胃口。

Netflix的有关负责人史蒂文·斯瓦西曾说:“Netflix也是被逼的,因为现在好莱坞电视制作公司的独家版权费用越来越高了,随着《纸牌屋》首战告捷,可以预期的是Netflix后续会推出更多的自制剧集。”作为世界最大的在线影片租赁服务商,Netflix曾将自己的Netflix大奖颁发给了一个技术团队。

《纸牌屋》的火爆让有些人设想,通过大数据计算,以过去3年60部最好的电视剧为样本,分解成题材、演员等,把数据做成一系列指标,然后进行评分,用机器制作剧本,以这种粗暴但有效的制作方法是否就能获得商业上的成功。

盛大文学CEO侯小强表示,未来我国影视工业完全有可能也走类似《纸牌屋》这样的路子。优酷土豆集团副总裁陈丹青认为,如果单纯靠数据做出一个框架,“这只能保证不赔钱,它生产的只是一个"不坏"的作品,它永远不会有一个"不朽"的作品”,这样的电视剧缺乏直指社会人心的东西。她肯定大数据的价值,但认为《纸牌屋》的成功也与编剧对于社会准确的洞察力有关,传统公司的制作功底奠定了基础。

“如果完全依赖数据就成了机器人”,北京博雅之光广告有限公司执行总裁王旺桂也认为数据不是万能的,上世纪90年代时,他为了做节目也曾接触过数字记录仪,或借用尼尔森公司的数据,但他认为编剧、制作者的智慧与创新能力是无法替代的。

在中央电视台新闻中心副制片人王学永看来,互联网的优势在于它有蓄水池的功能,“这跟电视台不一样,电视台基本就赌一家,赌错一部电视剧就疯了,但是优酷可以赌十部”。这是《纸牌屋》给电视剧行业带来的另一个启示。

除此之外,王学永认为大数据能够搜集到单独的个体用户,比如有的人爱看家庭伦理剧,有的人爱看抗日剧,有的人爱看惊悚片。在此之前,电视制作者并不知道全国爱看惊悚片观众在哪里,他们是谁,有了大数据以后,制作者就可以精准地找到他们,然后制作出对应的剧作推送给目标观众。

无论如何,《纸牌屋》的成功一定会激励更多的人依靠大数据做尝试。亚马逊正在制作至少11部试播剧集,均为网络剧集。亚马逊希望利用人们对于在智能手机、平板电脑和互联网电视上观看电视节目的兴趣,扩大自身在流媒体播放服务这一领域中的占有率。有报道称,有意加入这个队伍的还有谷歌、苹果、英特尔和Twitter等。

事实上,国内的视频行业也曾做过类似《纸牌屋》的尝试,优酷早在2009年就推出了自播剧集《嘻哈四重奏》,这是中国互联网的第一部网剧。此后,《老男孩》、《泡芙小姐》也取得了良好的社会效果,并吸引了诸如许鞍华、顾长卫等国内知名导演加入拍摄队伍。

文件套 pu
上海服装
御营广场效果图-绵阳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