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养生

还我七江山文学网

时间:2019-07-13 19:34:32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第七章     尹天姿终于把黎江约了出来,日落的黄昏里他们沿着河滩路慢慢地走着。   “黎大记者,见你一面真是比见克林顿还难。”   “天姿,你知道,我们作记者的一天到晚是瞎忙活。”   “怎么会呢,我看你上一次投的那颗炸弹矛头可是直指我们尹氏呀。”   “这是我一向做人的原则,也是我做记者的良知,我只是对医药行业这种不正之风发表了我的一些看法,有了病就得看,有了瘤就得切,人是这样,企业也是这样,你是医生,比我更懂得这个道理。”   “黎江,我并不是来找你兴师问罪的,我一点责怪你的意思都没有,甚至为你那一篇文章在心里暗暗叫好,因为对那种利用不正当手法窃取不义之财的人我也是深恶痛疾,同时我更希望你的那篇文章唤起更多人的良知。”   “天姿,谢谢你的理解。”   “黎大记者,别谢得太早,事还没完呢。”   “怎么,你还是要惩罚我呀。”   “哪敢,是这样的,经院委会研究决定在明天下午召开全体职工大会,大会将围绕收红包一事展开讨论,《如何在患者心中树立良好的医德医风》,我们将邀请你届时到会场跟踪报道,以此作为我们尹氏对全市人民的回报。”   “不错啊,天姿,任何时候,你都是改革的先锋,开拓的勇者,这样一来,尹氏的形象会因你的努力而更加深得民心。”   “但愿如此。”   “那么钟浩怎么样了?”   “他呀,仍然是一副玩世不恭的样子,就是死活不肯在大会上做检讨,私下里听他说:‘如果哪家医院里没有医生收红包,那才叫不正常呢,就是离开尹氏,照样有人高薪聘请’,哎,走了倒好。”   “若钟浩真走的话,真是尹氏的一大损失。”   “黎江,好人坏人全让你当了,怎么对钟浩那种人你也会产生悲悯之心哪。”   “不管怎么说,他在你们尹氏还是挑大梁的。”?   “不过话又说回来,只因他的光圈太夺目了,以至于其他大夫都睁不开眼睛,他走之后,正好也给其他大夫以试身手大展拳脚的机会,任何事物我们都应该用发展的眼光来看待,对吧。”   “天姿,你说得一点也不错。”   “黎江,你怎么样,在报社里有前途吗,想没想过当个主编什么的。”   “天姿,你对我这人还不了解,天生就不是当官的料,我更欣赏另一番景致:诗万首,酒千觞,几曾着眼看候王,玉楼金阙慵归去,且插梅花醉洛阳。”   尹天姿有点惊异地扭过了头,一双美丽而饱含深情的眼睛凝望着黎江:   “黎江,你现在正值青春年少,志存高远,更应该在你们报社里扶摇直上,大刀阔斧地干一番事业来,而不是效仿远古的骚客李杜白。”   “我效仿李杜白,并不代表我不思进取,现在有哪个单位的哪个领导说‘我看XX工作好,人品好,才华横溢,满腹经伦,来来来提拔你一下’没有的事!表面上民主选举,背地里还不是抡胳膊弄腿,就拿我们一个小小报社里的一个小小的副主编的位子来说吧,明里争得是面红耳赤,暗里谁知道他们又玩得是哪一套迷踪拳。”   尹天姿一听这话不觉眼前一亮:   “黎江,你想上不想上?”   “想上能怎样,不想上又能怎样,如果哪一天报社里宣布我黎江是副主编,那简直是天上掉馅饼的事。”   尹天姿扑闪着一对诡秘的大眼睛,笑道:   “那可不一定,说不定上苍眷顾你,真的会给你掉下一个馅饼来呢。”  那位孤傲冷漠的钟浩终于离尹氏而去,为此尹天然曾说姐姐尹天姿不该为了一篇莫名其妙的文章而痛失良将,尹天姿也曾怒回弟弟尹天然说,我何尝不爱惜人才不爱惜我们尹氏的声望,只是作为一院之长应奖罚分明,说一不二,更应让全体职工以此为戒,以免重蹈覆辙,尹天然知道自己在尹氏的地位权威都不如姐姐,便也做罢,故此,尹氏的职工大会在第二天下午依然如期召开。  主持大会的当然是副总尹天姿,她坐在主席台中间,目光严峻,一件黑色高领套头羊毛衫外套一件白色工作衣,高高挽起的黑发衬托着一张上了淡妆的脸,显得高贵而典雅,两边依次坐着院委会的各位领导,余音则坐在一旁低头做着会议记录,尹天然坐在余音一旁,台下几十号职工个个衣帽整齐,精神焕发。   这时会议室的门开了,黎江胸前挂着相机走了进来,向着尹天姿点头示意,尹天姿站了起来浅笑道:   “请大家欢迎黎记者的到来,他将更深入地了解我们尹氏每一位职工的内心世界和高尚灵魂,也将更全面地向渭北市民反映我们全体职工的精神风貌和品行情操。”   大家拍手鼓掌,余音抬头看见黎江的到来,不觉又惊又喜。惊的是,黎江怎么会来到这种场合,是单刀赴会还是舌战群儒?喜的是,黎江会突然出现在她的眼前,事先也没有告诉她一声。不过听着尹天姿那和煦如春风的话语,她已感觉出了尹天姿的真诚和友好,是的,她是那么强烈地希望能整纪整风,又是那么强烈地希望通过媒体维护尹氏的声望,想到这儿,余音放心地望了黎江一眼,低下头继续做着记录,天姿又道:   “虽然我们有过缺点,有过错误,可是任何一种起航的事业又何尝在途中不会遭遇险滩、急流,甚至触礁或迷航呢,我不怕。我至少有承认错误调转航向的勇气,而且个别人的失误又不能代表我们尹氏的全部,我相信,大多数的同志是好的,是无可挑剔的。下面,请大家围绕这次会议的主题,畅所欲言。”  尹天姿语毕,大家轮流着上台发言,开始是各部门领导,接下来是职工代表,真是群情激昂,辞严义正,有人说诺尔曼·白求恩当年不远万里来到中国救死扶伤毫不吝啬,有人说,南丁格尔为了人类的健康不顾家人的反对毅然决然创办了世界上所护理学院,有人说如果住院的患者是我们的亲人,我们又当如何;有人说为什么医务人员的工作衣是白颜色的,因为它干净、纯洁、一尘不染,我们的灵魂应和它一样,那才叫统一合谐。尹天姿坐在台上微微颔首,黎江则在一旁奋笔疾书,一个别开生面的职工大会在欢快的气氛中临近尾声了,天姿站起来道:   “诸位的发言出自肺腑,感人至深,我相信有诸位的努力,我们尹氏在渭北的医疗行业中仍然是首曲一指的,好,今天的会就开到这里,我再次向诸位致以诚挚的谢意,散会。”   所有的人鱼贯而出,黎江走到尹天姿身边握住了老同学的手:“真是强将手下无弱兵呀!”   “先别夸我,明天见报,行吗?”   “副院长一声令下,我黎江怎敢不从,就是晚上不睡觉也要把稿子拉出来。”   “那可就得多辛苦一下了。”   “这有什么,晚上不开夜车我还睡觉不踏实呢。”?   “黎江,到我办公室坐坐,咱们再交换一下意见,怎么样?”   “那好,我过去和余音打声招呼。”?   此时的余音正用一双喜悦的目光注视着黎江,见他向自己走来正想上前搭话,哪知黎江匆匆说道:   “余音,下班后在办公室等我,我和天姿还有事要谈。”?   黎江说着话时,已转身向会议室外走去,余音望着黎江的背影不免有点失落,黎江呀黎江,就是再忙,也总该跟我说上一两句话吧,来时突然袭击,走时毫无防备,这哪里还像热恋中的男女呀,但余音的不悦却没有表现出来。   “余音,是不是近你的遥控有点失灵了,我可提醒你呀,男朋友可一定看紧了,千万别让别人抢了去。”方卉出现在余音面前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道。?   余音听后真是气不打一处来,却仍装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脚在人家身上长着,爱上哪儿就去哪儿,我们互不约束,来去自由。”?“余音,这恐怕不是你的心里话吧。”   余音正想反击,却看见尹天然过来笑道:   “方卉,你就在这别挑拨离间了,尹副总找他一定是有要紧的事商谈,余音才不会像你那样小肚鸡肠呢,对吧,余音。”   “哦,没看出来呀,有人对余音竟是这般了解,我算是白操了这份心,要不然我提议:余音,今天黎江也来了,尹总监也在,我做东,咱们下班后去OK,怎么样?”   余音显出一副很无奈的样子:   “方卉,下班以后,我还要整理一下会议记录,顺便等一下黎江,OK?就免了吧。”   “尹总监,你呢,你总不至于不给我赏脸吧?”   “哦,对不起,方卉,前几天药库里大盘点,还有一点后遗症,我下班以后得去核实核实。”   方卉是一脸的沮丧,小巧的嘴巴撅得老高:   “算了,算了,真没劲,你们这是怎么了,今天的工作兴致这么高,如果全国人民都像你们这样拼命工作,想四个现代化早在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就彻底实现了。”   方卉说完是飘然而去,余音和尹天然相视一乐,也随后出了会议室。  余音仅用了十几分钟时间就已整理好了会议记录,便脱了工作衣露出一袭黑色紧身羊绒连衣裙,顺手拿出了背包里的小梳子,将那一头又黑又直的长发梳了又梳,又拿出了一面小镜子照了又照,又拿出一支口红在唇上涂了又涂,直到镜中那张脸渐渐美艳了起来,她才把所有化妆的家当全都塞进了背包里,是呵,士为知己者用,女为悦己者容,黎江和她此时仅一墙之隔呀,可下班的时间早已过了三十多分钟,他们怎么还没有把事情谈完呢,打电话过去吧,似有不妥,那就再等等吧,便从桌角拿起一本杂志胡乱翻了起来,翻着翻着,却有一丝淡淡的忧伤从她的心头一闪而过,也许真如方卉所说她的这个遥控失灵了,有人已在暗处展开了攻势,不,他们只是工作关系而已,无论怎样,我都不应该怀疑黎江,余音再一次否定了自己的想法,此时她听见了很有礼貌的敲门声,余音几乎是飞奔过去,猛的将门打开,惊呼道:   “黎江,怎么……”   余音将没说出的一半话又咽了回去,因为她已看清来人不是黎江而是尹天然。   “早知道我的到来会令你如此的失望,我就不来了。”   尹天然仍是一副很绅士的样子,余音尴尬地笑笑:   “哪有那么严重,只是意外罢了,不知尹总监有何指教?”   “像你这么才高八斗的人,我尹天然只有请教的份,哪还谈得上指教?”   “请教?我看咱们还是互相切磋,切磋吧。”   “是这样的,余音,我今天看两句古诗‘来日绮窗前,寒梅着花未’,这里的‘未’是不是应该是‘味道的’味,因为是花的味道呀。”   余音看着天然那副一知半解的样子,便不加掩饰地笑了起来。   “那个‘花未’不是花的味道,而是花开了没有,所以那个‘未’字是正确的,但不知尹总监何时对古典诗词产生了兴趣!”?   “哎,我只不过是附庸风雅罢了,哦,余音,你可别说,我感觉你就像是一本经典的书,每天都有新的内容,读上千遍也不厌倦。”?   余音听着天然的赞美词竟有点喜不自胜,加之隔壁那两个人也许正海阔天空天南地北地侃得带劲呢。于是她决定和尹天然神侃下去,也许是为了溢出胸中那股酸酸的醋意,也许是为了找寻心里的平衡,她从壁柜里拿出两只玻璃杯,放上茶叶,在墙角的热水瓶里接上了水,放在了办公桌前。   “天然,喝点热茶吧,暖暖身子。”   “如果你能天天这样的关心我,那该多好!”   尹天然直视着余音的目光调侃地说道,余音立刻反击道:   “你今天又没有喝酒,怎么说起醉话来了。”尹天然急忙岔开了话题:   “你很喜欢喝茶吗?”   “是呵,挺喜欢,而且我特不喜欢用一次性口杯,虽然它卫生,它保险,可我总觉得它好像缺少了些什么,心许是情调,也可能是怀旧,所以我爱用这种老式的玻璃杯,放上茶叶,泡上烫水,透着晶莹,看着那些干枯的香茗舒展着肢体,慢慢地将水染绿或着染红,由浅入深的茶水,加上由浅入深的心情,仿佛到了一种天人合一的意境。”  尹天然听着余音那流畅舒缓的叙述,那如鸣珮环的嗓音,不觉沉醉了,再看余音那灯光下的容颜显得更加妩媚妖娆,不禁在心里叹道:“真是,女人中的。”嘴上却道:   “没想到我面前竟坐着一位品茶的高手,改天我请你专门去茶庄喝午茶,让你去品一品‘大红袍’或‘铁观音’。   “天然,我觉得品茶的情趣并不在于茶叶的名贵与否,而在于你有没有一种淡然,平和轻松的心情。”   天然端起了茶杯一口气将茶水喝去了一半,笑道:   “余音,你别笑话,我下午可是滴水未进呀。”   余音也端起了茶杯轻轻抿了几口,随口道:“我也是呵。”   哪知尹天然见缝插针:“没想到打扰了你这么长时间,都快九点了,走吧,我请你去吃宵夜,也算作是对你这位一字之师的感谢。”   余音的内心开始了激烈地斗争,隔壁两人的工作已谈了近三个小时了,她仿佛看到了今夜的尹天姿更加楚楚动人,仿佛听到了尹天姿那柔润的嗓音更加清脆悦耳,而黎江此时正伫满深情地凝望着他昔日的红颜,像欣赏一尊女神一样地欣赏她,把她个余音已抛到了九霄云外。顿时,她胸中那股无名的怒火被天然的热情撩得愈来愈烈,她感到自己的心口在隐隐地作痛,但仍露出了笑脸:   “走吧,天然,再等下去的话,我爸妈可要贴寻人启示了。” 共 12359 字 3 页 首页123下一页尾页

前列腺钙化
昆明治疗癫痫医院哪好
云南小儿癫痫病医院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新股 微信小程序编辑工具 成功案例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Inc.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RSS订阅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