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法律

鬼屋探秘

时间:2019-09-14 07:57:23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一】
村子里,有一处老宅院。几欲倒塌的土院墙,矮矮的,上面的平面已经被雨水冲刷得不见了踪影,一丛丛的仙人掌在上面安了家,并且繁衍起来。院子里唯有一栋老屋,从地面到上顶一色的土墙,上面是蓝色的小瓦,密密地排在高粱秆子上,像极了一个从旧社会走来的百岁老人,那两扇小小的木窗户,便是他久经风霜后混浊的双眼,破损透风的木门,就是他掉完了牙齿的嘴,屋顶上那一簇簇的枯草,真像他被岁月染白了的头发,在风中飘摇着,诉说着他的无奈和悲凉。
这个老屋很多年已经无人居住了,它的主人举家移居到了大城市,几年也不回来一趟,它,便成了无人问津的荒凉之地。
院子里,有几棵大槐树。每逢春天,树上开满洁白的槐花时,人们就会来采摘槐花。老人,孩子,还有帮忙的年轻人,叽叽喳喳的,热闹几天;夏季里,茂盛的枝叶遮挡了毒热的阳光,老人们便常常来到树荫下乘凉,她们摇着蒲扇,说起从前的事情,感慨人生的变迁,年轻的少妇们抱着自己幼小的孩子,也会来这里小坐一会儿,有时候,人们还会在这儿摆上一个小方桌,饶有兴趣地打一会牌;秋天,这里就显得冷清了,三秋大忙,一忙就是两个月,能把人忙断肠的时候,老人们也加入了秋忙的大军里,所以,这里就几乎不见了人影;冬天到了,敢于在大街上与寒冷抗衡的大都是年轻人,他们不会在这颓废的地方逗留一刻钟的,他们去的地方,是小卖店和麻将桌,于是,光秃秃的树枝,和满院的枯草黄叶,衬着摇摇欲坠的老屋,像一个被世人遗忘了的孤独老人,在霜雪中缩着肩膀,抖嗦着。
这是一个三秋大忙的日子,人们都忙到了极点,老屋就被人们忘得干干净净,大家都沉浸在丰收和疲劳的感觉里。
这天,天快黑了,因为孩子感冒发烧,孩子的妈妈,三十岁的玉玲便骑着三轮车,载着孩子去邻村的医务室输液,经过老屋的时候,她好像听到了里面有一种奇怪的声音,因为急着去医务室,她没有太在意,及至回来的时候,三轮车来到那道长满仙人掌的墙头边时,一声酷似婴儿哭声的尖叫,从紧闭门窗的老屋里传出来,把玉玲吓得汗毛直立,差点从车上跌下来。
因为时间已经是晚上了,街上没有了人的影子,老屋里的黑暗从门缝里钻出来,从门上面的横棂上跳出来,带着阴森神秘的氛围,带着一丝诡异的气息,那一声怪叫虽然消失在寂静的长街,但是,却久久地徘徊在玉玲的耳边,挥之不去。

【二】
玉玲急急忙忙回到家,一进大门就大声地喊:“娘,娘!”
玉玲的爱人出去打工,婆母娘怕儿媳妇晚上害怕,就每晚过来陪玉玲,此时她正在房里焦急地等待玉玲母子,听到喊声,便赶忙打开房门,来到院子里,关切地问:“回来啦?怎么这么长时间?我正想去接你们呢。”
“娘,吓死我啦,”玉玲急急地把车子停好,一边抱起孩子,一边说:“东头那个空屋子里有鬼叫声,我听见了,像一个小孩子的哭声,里面黑漆漆的,真吓人!”
“啊!是吗?快进屋,”婆婆接过孩子,抱到里间的大床上,盖上被子,看着惊魂未定的玉玲,老人犹犹豫豫地坐在旁边的小床上,想说什么,却欲言又止。
玉玲还是喋喋不休地诉说着自己的疑惑:“娘,你说,是不是真的有鬼啊?那空屋子里真的住着鬼?”
“这个,这事谁也说不准。天色不早了,饿了吧?快去吃饭吧。”婆婆说话明显的底气不足,好像在隐瞒着什么,似乎有什么事情到了嘴边,却又被她生生咽了下去。
孩子输了液,在三轮车上颠簸了一路,睡着了,玉玲渐渐地感到了饥饿,她脱掉外衣,准备去吃饭。
厨房在隔壁房间,有一个小门通向那里。玉玲打开小门,刚要迈进去,“哇”的一声,紧接着“咣当”,“哗啦”两声脆响,把玉玲惊得呆立在那里,大张着嘴,举着一只手,连“妈呀”一声都喊不出来了。
“怎么啦?”婆婆赶忙跑过来,正好,一只猫从玉玲身边“嗖”的一下窜出去,把婆婆也吓了一跳。“这个该死的猫,不知什么时候进去的,快看看盘子里的菜!”婆婆慌忙跑到灶台边,长吁了一口气,原来菜盘子还被一个塑料盆盖得好好的,而旁边的两只碗却掉在了地上,摔成了八瓣。
“这个馋猫,想偷吃菜呢,你一开门,把它吓着了,它一跳,把碗给碰掉了。唉,没事,咱家碗多的是,再拿出来俩。”婆婆忙着给玉玲盛饭,她没有闺女,一直把玉玲当成自己的女儿一样疼着,刚刚看着玉玲吓成那样,着实心疼了。
“娘,你去睡吧,我吃完了自己拾掇,明天还得拾棉花,南坑沿上那块地里的棉花又开好啦,我得赶紧去拾,听说小凤家的棉花让人偷了。”玉玲边吃边说,她想起地里的活,就忘记了害怕。
婆婆回到小床上,围在被窝里,却怎么也睡不着了。她的脑子里,浮现出一幕幕恐怖的镜头来,那令人毛骨悚然的场景,在她的脑海里闪烁,如巨浪般,掀起心底一股股热流,令她的心房不住的震颤,汗毛也一根根竖立起来。
她怎么也忘不了十年前的那天晚上,令她至今想起来还是汗毛直立的鬼魅和恐怖场景:
那是夏天,一个炎热的夜晚,那时候没有电,穷苦的乡人们为了减少一点开支,连煤油灯也早早的熄灭了,人们三三两两的在大街上唠嗑,那晚,没有月亮,虽然星星眨着眼,但是,对面还是看不清人的脸。各种各样的虫叫声不绝于耳,间或有一声蝉儿懒洋洋的拉长了尾音的呻吟,好像是睡梦中的呓语。树木们在夜色里静谧着,因为没有一丝风。一堵一堵的矮墙,像黑黝黝的小山,似乎隐藏着神秘的幽灵。小孩子们可能是有点害怕,都坐在大人的旁边,有的躺在凉席上睡着了。
玉玲的婆婆正在与几个老邻居们说些白天的家长里短,她总觉得面前缺少了点什么,心里空落落的,想了想,哦,是少了一个人,就是那时候住在那栋空屋子的主人----柱子的娘。
柱子娘每晚都会来到街上坐一会儿再回家睡觉,这已经成了习惯。柱子在县城上班,不经常回来,媳妇和老娘在老屋里生活,经常磕磕绊绊的,闹点不愉快,柱子的娘就会跟街坊们诉诉苦,听人们劝一劝,憋在心里的怨气也能消减一些。
昨晚,柱子娘的状态就有点让人担心,她一会唉声叹气,一会沉闷不语,不像以前那样喋喋不休,好像总有一肚子说不完的委屈。是的,柱子的媳妇性格太强势,说话也直来直去,没有受过教育不说,很小就没有了父亲,而且母亲像一个母夜叉似的在周围霸道的出了名,这样的家庭里长成的柱子媳妇,比起她的母亲来,是有过之而不及。平日里,对婆婆是怎么看都不顺眼,干活慢啦,不卫生啦,没有眼色啦,等等,柱子娘自从娶了儿媳妇,就过上了水深火热的日子。
玉玲的婆婆有点坐不住了,她担心柱子娘想不开,虽然也说过柱子媳妇几句话,让她对婆婆态度好一点,但是,每次都会换来冷漠的白眼和讥讽的话语,令人伤心难受,所以,她也不敢招惹了。每天,她都会劝慰柱子娘几句话,心里才会踏实。可是今天,柱子娘没有出来,令她眼前老是晃动昨晚柱子娘的异常表现。玉玲婆婆站起身来,对身边的邻居们说:“我得去柱子家看看去,这个柱子娘今天怎么没出来啊?你们等着,我看一眼就回来。”
走在凹凸不平的大街上,玉玲婆婆心里有一种莫名的恐惧感,这是以前没有的。经常,她会夜里加班干活到半夜,也许那时候只顾着干活,忘记害怕了吧?
“哧溜”一声,一个影影绰绰的小东西在她的身边晃了一下,不见了踪影。本来没有一丝风的空中,忽然刮过来一股很凉的风,风儿似乎不愿意离开她似的,撩起她的头发,掀动她的衣服,在她的旁边绕了一会儿,让她感觉这不是平常的一阵风,而是神秘诡异的旋风,而且,还旋起来地上的几片枯叶,哗哗的,令人有点毛骨悚然。
“汪汪!汪汪!”几声狗叫,带着焦急的嗓音,好像在喊:“快来人,快来人!”似乎有什么事情要发生,玉玲婆婆不由得加快了脚步,不留神,脚下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差点摔倒。她吓出了一身冷汗,不敢再向黑影里多看一眼,那时候,她仿佛觉得,黑暗的角落里,有一个影子,在飘动着,似乎还向她摆动手臂,可是等她仔细看过去的时候,却又什么也看不到。
跌跌撞撞地来到那栋老屋门外,玉玲婆婆停顿了一下,没有马上走进去。屋门大开着,屋里黑洞洞的,没有一丝动静。是不是都睡着了?玉玲婆婆试着喊了一声:“柱子他娘,你睡了啊?”
没有回音,倒是惊动了架蓬上的鸡,叽叽咕咕地叫了几声,又没有动静了。难道是屋里没有人,都出去串门了?不行,我得进去看看。这样想着,玉玲婆婆就跨过门槛,走进屋里,然后拐弯,向柱子娘睡觉的东间摸索着走,恍恍惚惚的,向前伸着的手碰到一个什么东西,还会动。她用双手摸了一下,还挺大,在摸,猛然感觉是一个人!她惊呼:“谁啊?”
没有回答,玉玲婆婆疑惑着,继续摸索,却摸到了悬着的两只脚,一霎时好像明白了什么,顿时,她失去了理智般的大叫起来,:“我的天啊!来人啊!”
玉玲婆婆的双腿忽然软了,她努力地站住,双手托着悬空的那两只脚用力地往上搬,但是,那脚直直的,冰凉冰凉,玉玲婆婆不仅没有搬动,自己还随着趔趄了几步,一下子没有站稳,又被地上的什么东西绊了一下,向前扑倒,幸亏她在黑暗中抓住了床沿,靠在了柱子娘的床边,顺势向床上一摸,是空的,她恍然明白了一切,顿时骇然的边哭边叫:“哎呀我的天啊!这可咋办啊?你怎么这么糊涂啊!”
那一个悬在半空的人影越来越清晰,越来越庞大,好像一座大山,压在玉玲婆婆的头顶,让她喘不过气来。恍然,她觉得黑暗里有一个模糊的人影,仿佛在哭泣,幽怨的眼睛,望着自己。玉玲婆婆骇然地转过头,却又模糊地看到对着窗户北墙上的一幅画,在窗外极其微弱的光亮中,画里那个美女的眼睛,好像闪着光。她又赶紧把头转过来,却又觉得窗外闪过一个人影,特像柱子娘。
玉玲婆婆不知道自己是怎样跑到大街上叫人的,她大张着嘴,喊声却微弱极了,等到有人跑过来的时候,她已经浑身瘫倒在地上。
第二天,她才了解到,原来竹子娘因为身体有点不舒服,晚饭做的夹生了,柱子的媳妇干了一下午农活,又累又饿,端起碗来刚吃一口,就生气了,把碗往桌子上一放,就又发了一统火气,正赶上柱子娘当时肚子疼,正掉着眼泪忍受着。媳妇不知道,抱起孩子说了一句:“这日子没法过了。”就回自己娘家去了,临走还甩下一句:“你活着有什么用?还不如死了!”
满腹委屈的柱子娘,一时没有想开,就自己上吊了……
柱子埋葬了母亲后,就和媳妇打起了离婚官司,拖了一年,媳妇就是不同意离婚。经过这一件事,柱子的媳妇好像变了很多,她温顺了,不再动不动就发脾气,还总是跑到柱子那里去送东西,在柱子面前又哭又赔不是,发誓改掉自己的缺点。柱子看在孩子的份上,原谅了媳妇,为了幼小的孩子,柱子忍下了心里想恨意,但是,一回到家,他就想起母亲,就会忍不住的想发狂。
柱子的媳妇自从婆婆上吊死了以后,更是不敢在那个老屋里居住了,平时,她带着孩子住在娘家。有一次,她回老屋拿孩子的替换衣服,刚刚走到窗户跟前,就看到有一个人影在屋里晃动,及至打开屋门,却没有发现任何人。可是,等她拿了东西出来,刚锁上门想离开的时候,却听到屋里有一个哭声,再仔细听,却又变成了嘻嘻的笑声,她大惊着跑开,再也不敢独自走进那个屋子。
还有一件事,是村里上初中的学生们发现的,那是一个冬天,因为学校在外村,很远,学生们天还没亮就得起床去上学。那天,小环和小心两个女孩子,结伴步行去学校,经过那个老屋的时候,听到屋里有声音,两个小姑娘好奇,就伸着头,悄悄地走近屋子去查看。一开始是像婴儿哭叫的声音,后来就有好几个声音此起彼伏,有愤怒的吼叫声,有低沉的嗡嗡声,还有尖厉的喊叫声……
两个女孩以为屋里有人,就趴在窗户上向里看,结果,除了黑乎乎的,什么也看不到,两人就问了一声:“谁在里面?”却听不到回答,而且,先前的声音也没有了。两个孩子感到了害怕,拔腿就跑开了。等到放学后,两个人不甘心,特地又来到老屋的门前,趴在门缝里和窗户上,把里面统统看了一遍,也没有发现任何可疑的踪迹。
于是,这个老屋里有鬼的事就在村子里传开了,况且,柱子在县城里找了两间房子,把媳妇和孩子接了过去,这个老屋,就彻底的空下来了,成了村子里老人们都知道的“鬼屋”。

【三】
时间一天天的过去了,鬼屋渐渐地淡忘在人们的意识里,老一辈的人也不再说起那些往事,所以,年轻人也就不太清楚有关那个老屋的往事,特别是近些年新来的媳妇们,更是对鬼屋的事情一无所知,就像玉玲,来这个村子五年,从来也没有听说过那个老屋曾经是鬼屋的传说。
但是,玉玲的婆婆却翻来覆去的睡不着觉,一眯眼睛,就看到柱子娘悬吊在那里的影子,和那双哭泣的眼睛,她不仅深深地叹了一口气,心想,是不是柱子娘有什么心事,又回来了?一个死去那么多年的人,又会有什么未了的心事呢?

共 6 41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本文实质上是一篇反映婆媳之间矛盾的文章,但文章却借助于神秘的古屋来表现。文中的婆婆因对媳妇感到心酸而上吊自杀,着实为一生活悲剧。婆媳关系是当今很多家庭所面对的难题,这在中国社会似乎形成了一种痼疾,根深蒂固。其实两人之间的相处在于相互体谅,相互包容。柱子之妻,鲁莽蛮横,因柱子之娘煮了一次夹生饭,便恶语相向,似乎不留情面,也没有尊重长辈之意,反而咒骂,而身体不舒服的柱子娘不堪重负,便了结此生。文章似乎是在呼吁,要尊重,要理解,要包容。同时也给人以惊醒,愿悲剧不再上演。好好善待我们身边的人,人生毕竟很短。欣赏!【编辑:馥枫】
1 楼 文友: 2015-01-1 00:00: 6 一篇深意的文章。欣赏,问好。期待笔者更多佳作,祝冬怡。
回复1 楼 文友: 2015-01-1 15:44:22 谢谢馥枫老师的辛苦编辑!这篇文章写的很乱,起初的本意是想写一个很恐怖的故事,结果没有编好。至于柱子家的婆媳关系和玉玲家的婆媳关系,都是我们农村的原型。是的,在我们农村,婆媳关系好的不多,这真的是值得人们重视的问题。
2 楼 文友: 2016-08-17 05:50:12 向远方的老师问好!读了您的作品增长了我的知识,开阔了我的眼界,使我在写作技巧上更上一层楼。江山文学网这个培育文学新人的大网站使我们相聚相识,我们不再陌生了,携手在文学大道上多交流。伸手遥握!
回复2 楼 文友: 2016-11-19 17:20:19 问好宏声老师!谢谢您的到访!红梅给您回复迟到,请见谅!改日去贵府拜访,学习!祝您冬安!如何选择好的护理垫
小孩不消化吃什么食物
宝宝口臭
3岁宝宝口臭怎么消除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宝宝咳嗽怎么治 宝宝轻微咳嗽怎么办 宝宝晚上咳嗽怎么办 孩子干咳 孩子干咳吃什么药 孩子晚上咳嗽白天不咳嗽怎么回事 孩子晚上咳嗽厉害怎么回事 五个多月的宝宝咳嗽怎么办 五个月宝宝咳嗽怎么办 小儿化痰药 小孩干咳吃什么药 小孩化痰止咳吃什么药最好 小孩老是咳嗽是怎么回事 7个月宝宝发烧怎么办 孩子咳嗽吃什么好 预防白癜风的方法 泉州小儿急诊科医院哪家好 大同小儿神经内科医院哪家好 新乡有哪些中医内分泌医院 晋中中医儿科医院哪家好 南阳有哪些消化内科医院 运城小儿内分泌科医院哪家好 忻州烧伤科医院哪家好 邓州有哪些中医消化科医院 临汾骨科医院哪家好 临汾屈光医院哪家好 商丘有哪些口腔特诊科医院 临汾碎石中心医院哪家好 商丘有哪些结核病科医院 吕梁耳鼻咽喉头颈科医院哪家好 信阳有哪些肿瘤康复科医院 吕梁牙周科医院哪家好 吕梁口腔特诊科医院哪家好 西安中医感染内科医院哪家好 铜川妇科内分泌医院哪家好 铜川小儿妇科医院哪家好 驻马店有哪些小儿神经内科医院 铜川综合科医院哪家好 驻马店有哪些功能检查科医院 宝鸡过敏反应科医院哪家好 济源有哪些体检科医院 宝鸡眼科医院哪家好 成都有哪些病理科医院 成都有哪些肿瘤内科医院 渭南烧伤科医院哪家好 渭南医疗美容科医院哪家好 自贡有哪些普外科医院 自贡有哪些功能神经外科医院 自贡有哪些眼眶及肿瘤医院 自贡有哪些中医内分泌医院 自贡有哪些干部诊疗科医院 自贡有哪些室缺医院 汉中肿瘤科医院哪家好 汉中骨肿瘤科医院哪家好 泸州有哪些外伤科医院 榆林性病科医院哪家好 泸州有哪些室缺医院 德阳有哪些心脏科医院 绵阳有哪些肝胆外科医院 绵阳有哪些耳鼻喉医院 广元有哪些小儿神经内科医院 商洛动脉导管未闭医院哪家好 南昌心血管内科医院哪家好 南昌普通内科医院哪家好 南昌乳腺外科医院哪家好 遂宁有哪些小儿骨科医院 南昌药学部医院哪家好 景德镇传染病科医院哪家好 内江有哪些小儿眼科医院 萍乡老年病科医院哪家好 乐山有哪些妇泌尿科医院 乐山有哪些胃肠外科医院 萍乡双相障碍科医院哪家好 萍乡医疗美容科医院哪家好 九江烧伤科医院哪家好 南充有哪些牙周科医院 北海中医消化科医院哪家好 拉萨小儿外科医院哪家好 拉萨小儿内科医院哪家好 滁州有哪些内分泌科医院 阿勒泰运动医学科医院哪家好 三明有哪些牙周科医院 汉中有哪些泌尿外科医院 三沙介入医学科医院哪家好 西宁中医外科医院哪家好 西宁急诊科医院哪家好 海东功能神经外科医院哪家好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