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体育

江南梦中呓语落花时节不见君小说江山文学网

时间:2019-07-13 03:46:59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我不知道这是一个怎样的开始,更不知会怎样结束。  但是,只要我还有一口气,我必会手持弑魂与你厮杀到底。  ——沈若梦    只要你愿意,你生,我陪你。你死,我也陪你。  ——顾浮生    醉花阴  七分醉意红尘休,秋风罢雨愁。  念韶华不住,意乱浮生,同痴几人游。  独忆江南落红时,飞花惹明眸。  却今离别后,烟波万里,小楼可依旧?    雨夜长安,浮生若梦。  浮生若梦不是个梦,它是两座宅院,一个名浮生,另一个名若梦。  浮生若梦也是两个人的名字,顾浮生,沈若梦。  浮生若梦建在秦岭山的崖壁之上,两座庄子中间有一座桥,一座只有一根碗口粗细的铁索桥,而这座桥却有一个很美的名字,梦蝶桥。顾浮生曾说过:锦瑟思华年,难解相思缠。这话初是说给沈若梦听的,可如今听这话的人却只有他自己。  长安的秋雨如同一场无法完结的倾诉缠绵于心头,凌落的枯叶将院中的石阶铺成暗黄,屋檐下的宫灯在地上照出一方昏黄的光圈,像个垂暮的老翁那般毫无生气。顾浮生站在阶下,抬眼望着梦蝶桥对面的若梦庄出神。  他不知道自己在雨中已站了多久,更记不起来沈若梦是何时离开自己,甚至连他们次相遇时的情景他也记不起,可即便如此,沈若梦那张脸在他脑海里依旧清晰,就像是有人用刀刻在那儿一般,任时光飞逝冬雪夏雨,却一点也没有模糊。    浮生庄并不是顾浮生的,因为他是个孤儿,若梦庄却是沈若梦的。若论起来,沈若梦算是顾浮生的师姐,又或者说是他半个师父。沈若梦的来历江湖中没有人知道,就如她的师父一样,她的师父是长安相思庄的庄主于雨虞,于雨虞是个有着十年空白的人,因此沈若梦的身份也成了江湖中的一宗谜案。  沈若梦从小就住在若梦庄的,她曾问过于雨虞,为何已有了相思庄,却还要在崖壁之上建这两处庄子?于雨虞并没有回答过这个问题。后来沈若梦才知道,浮生若梦是师父这一生的情感归宿,他这些年念着的人就如同这名字一般,于这浮华尘世,只不过是黄粱一梦。  顾浮生来浮生庄时六岁,沈若梦那时八岁。  顾浮生是被于雨虞夹在腋下飞奔上山的。山涧上的铁索桥笼罩在一片白雾之下,而一身青碧色长衫的沈若梦就站在山涧中央,衣抉飘飘,环佩叮咚,一张精巧可爱的脸上梨涡浅浅。顾浮生看得失神,错将她当作跌入凡间的九天仙子。    雨还在继续落,顾浮生的视线却已有些模糊,手中的油纸伞被风掀起,绵绵细雨钻入倾泻而下的黑发中,蒙上一层白白的雾珠。雨不冷,风也不冷,可他的手在颤抖,裘衣从肩上滑下落入雨中,露出雪白的后颈,以及那块暗红色的伤疤。  那道伤是沈若梦刺的,也只有她手中的剑,那把名唤弑魂的五菱剑才能形成这样的伤口,暗红色的梅花,伫立于雪白的后颈上,像极冬日白雪中傲立于枝头的红梅。雨滴落在伤疤上,丝丝冰凉,一些回忆猛然翻上心头,心比冰还冷。  顾浮生入住浮生庄之后,沈若梦便常来与他玩闹。四月的秦岭漫山遍野开满了淡紫色的野菊,菊香青涩,沾在衣衫上的淡绿色汁液有些苦涩。翩翩起舞的沈若梦,耳畔翠玉步摇叮当作响,一连串的脆生生的笑声响彻山谷。顾浮生就这么远远的站着,怎么也不敢上前。  在顾浮生的心目中,沈若梦就是个仙子,只可远望而不可亵渎。他也只能这么望着,不知是因为自卑还是害怕。于雨虞有七个弟子,皆在相思庄,其中不乏俊美之人,顾浮生算不上美,顶多只能说还看得过去。  顾浮生想到这儿痴痴的笑了,那时的他们单纯的犹如深山中的溪水,一眼便可看穿。可到都变了,他一直都没发现在沈若梦心中于雨虞才是那个重要的人,她可以为了他持剑厮杀,可以为了他不顾一切,而他仍旧只能躲在一旁看着。  于雨虞是很少上山的,至少顾浮生上山之后的五年间,于雨虞只来过浮生庄五次,每次来绝不会超过两个时辰,其他的时间多半在若梦庄。顾浮生只顾埋头习武,从未开口问过。五年的时间,他自信可以下山杀尽仇人,可在踏上铁索桥的那一刻,他才发现自己多么的愚蠢可笑,因为他连走到铁索桥中间都困难。  沈若梦就站在铁索桥那头,眸中笑意满满,手中握着那把弑魂剑。顾浮生颤颤巍巍站在铁索桥上,一步一步小心翼翼往前走去,低眼间,山涧中云雾缭绕,竟似险境,可对顾浮生而言,那就是地狱,无间地狱。  弑魂剑已挽着剑花刺了过来,顾浮生闪身避过迅速向后退去。沈若梦的剑一晃眼又到了眼前,左刺右挑,已连发数招,顾浮生挺剑接招,然而不出十招,他已落败。顾浮生猛然转身,而沈若梦的剑却刺到了他的后颈,留下了一点红梅。    顾浮生伸出手指轻轻抚摸着颈上的伤疤,在雨中坐了下来,这是沈若梦留给他的东西,让他记忆深刻的东西,他曾经愤怒过,也曾在夜里黯然垂泪,愤怒的是自己习武五年,竟连一个女子都打不过,落泪只是因为伤他的是自己朝思暮想的人。  顾浮生又在浮生庄待了五年,这五年里,沈若梦常来指点他功夫,比于雨虞教的还细致。顾浮生心存感激,却从不表露。在浮生庄的十年,是他这一生中难以忘记的回忆,有甜蜜有酸涩,可即便再酸涩,他却已记不起。  沈若梦的功夫好,琴也弹得极好,而她喜欢的就是李商隐的《锦瑟》。顾浮生那时就站在她身后,静静听着琴声绕耳,听着彼此间细微的呼吸声,还有自己猛烈的心跳声。曲罢,顾浮生低声叹道:锦瑟思华年,难解相思缠。沈若梦心知肚明,却不言语。  于雨虞有诸多好友,当然也有宿敌。比如戚家庄的戚如意,那个拥有绝世容颜的女子,又或者江南七星帮的后人霍连成。这两人都是武林中数一数二的高手,更何况戚如意手下还有个“斗笠剑客”白柒。  那一年的除夕,秦岭的积雪已没过了顾浮生的膝盖,然而他前方的沈若梦却如一只春燕般在雪地上掠过,连一点痕迹都没留下。顾浮生的轻功并不差,只是他更愿意一步一步在雪中走,或者说他喜欢听脚踩在雪上的咯吱咯吱的声响。  于雨虞早已在相思庄内等候,厅中放着一盆燃着的炭火,整个厅内暖烘烘的。于雨虞今夜情致似乎特别高,一连喝了数杯,原本苍白的脸上已有些泛红。沈若梦坐在他身旁,乖巧的像只小猫,眼中一片清亮。顾浮生只顾低头吃菜,杯中的酒连动也没动一下。  酒已过了三巡,厅外的长明灯忽的暗了,二三十道寒光自敞开的厅门疾射而来,眨眼间已到了桌前,没有人知道于雨虞是如何出手的,因为看见的时候那些暗器已被他尽数卷进了袖中,已有些微醉的于雨虞此刻像一座山一般挡在顾浮生与沈若梦身前,眸子清洌。  沈若梦的弑魂已出鞘,却听于雨虞厉声道:“护住浮生退回浮生庄!”  沈若梦愣住了,顾浮生也愣了,那一刻他的心情说不出的复杂。只是瞬间,厅门处已有四条人影闪了进来,为首的正是戚家庄的戚如意,富贵的紫色裘衣穿在她的身上有些滑稽,她身后的大汉带着一顶破旧的斗笠,握剑的手惨白如纸,指甲却是漆黑,这人正是白柒。在他们身后的则是七星帮的霍连成与其妻林霖铃。  顾浮生早已想不起当时的情形,他只记得于雨虞在戚如意出手的瞬间向后一转,一把抓起他与沈若梦用力向上抛了出去,屋顶被撞破了一个大洞,待他清醒时发现自己与沈若梦已落在了相思庄的外围。  沈若梦在哭,这是顾浮生自认识她以来次看到她哭,他想去安慰,却不知如何开口。沈若梦跪在白雪之中,赤红的衣衫散开,刺目的心痛。沈若梦的剑再一次向他刺来,他没有躲,只是用手握住了剑刃,鲜红的血自苍白的手上落下,滴落在皑皑白雪中,点点梅花成画。  顾浮生盯着沈若梦通红的眼,一字一句说道:“只要你愿意,你生,我陪你。你死,我也陪你。”  沈若梦握剑的手突然没了力气,人也忽然向后倒去。顾浮生没有去扶她,看她重重地跌落在雪地中,听她缓缓说道:“你真的愿意?”  顾浮生点头,很用力的点头。  顾浮生与沈若梦再回相思庄时,于雨虞已不见了踪影,而戚如意等人却倒在了血泊之中。  顾浮生至今不知沈若梦是如何得知那次刺杀是他谋划的,就在他以为他可以与沈若梦在浮生庄相守终老的时候,沈若梦却向他出手了,凛冽的剑气自头顶笼罩而下,像一张化不开的网,顾浮生愣了,出于本能还是出手接住了这一招。  剑花仍在飞舞,沈若梦的声音很决绝:“我不知道这是一个怎样的开始,更不知会怎样结束。  但是,只要我还有一口气,我必会手持弑魂与你厮杀到底。”那一刻顾浮生看到沈若梦落泪了,恍惚间又看到了年少时两人躺在草地上看夕阳时的情形,那般美好的光景却不复存在了,就从这一刻起。    雨不知何时已停了,顾浮生浑身已经湿透,胸口处的剑伤隐隐作痛,不知是因思念沈若梦的缘故,还是因为那道伤又再刺痛他的心。若梦庄已不复当年模样,早已荒草萋萋,门楣上的黑漆已然斑驳,似沈若梦死前的脸颊。  那一日仍旧在下雪,铁索桥上已结了厚厚的冰碴,沈若梦提着剑一步一步踏过桥来,寒风中瘦削的身影犹如秋日随风的落叶,可她的心却如千年寒铁一般寒冷坚定,出剑的手迅速凌厉,长剑相撞,擦出一连串火花,映着她的双眸,看不出一丝波澜。  顾浮生落泪了,若不是自己闭着眼刺出那一剑,沈若梦也不会死,而自己也不会孤身一人在这浮生庄十年,整整十年。长剑贯穿沈若梦的胸前时,她突然笑了起来,“顾浮生,于雨虞是你的父亲,而你却杀了他。我死了,便可以解脱,你活着,却要一辈子受良心的谴责。”  沈若梦终没有杀他,剑刺下时根本就没有用力,只在他的胸口处留了一道浅浅的剑痕,而她的血却将他的衣衫染得绯红,和着他的泪将白雪画成一道道蜿蜒的红色。顾浮生摸着胸前那一点的剑痕,凄厉的笑了。    秋风已停,顾浮生仍旧坐在地上,苍凉的背影在夜灯中拉得很长,那把六棱的弑魂剑自腹部刺出,剑尖上还滴着血。  浮生若梦,原来真的一场梦,一场十年来相思痴缠的梦。 共 3728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早泄
昆明专治癫痫病研究院
昆明治疗儿童癫痫的方法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公司 如何在微信上开微店 产品介绍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Inc.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RSS订阅网站地图